中国有五个方面的金融供应。中长期贷款在制造业中所占比例为9.4%。

2020-10-26 16:35:14 来源:网络

工业和信息技术部副部长辛国斌昨天在2020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说,与当前对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相比,中国的金融供应仍存在五种结构性失衡。

目前,更多的资金流向具有绝对话语权的供应链,在大企业和企业的核心优势以及有政府信用支持的项目中,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仍然十分突出。工业和信息技术部将促进政府部门社会企业的信息共享,为中小企业建立统一的国家综合金融服务平台。

辛国斌说,上一阶段,工信部对金融服务业的实体经济进行了一些研究,许多企业反映出,与世界制造业强国相比,与当前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要求相比,我国的金融供给还存在许多不适应的地方,主要表现在五个结构性失衡上。

首先,配置结构失衡。制造业贷款比例逐年下降,从2012年底的19.4%降至2018年年底的11%。

第二是期限结构失衡。制造业融资以短期流动性为主。近年来,工业中长期贷款的增长率一直徘徊在3%至8%的水平,2019年的增长率为5.2%,这与服务业中长期贷款的两位数增长形成了鲜明对比。中长期贷款总额所占比例也从2010年的18.8%下降到2020年6月底的9.4%。

第三,市场结构失衡。根据存款方式,近年来中国直接融资的比例保持在4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65%至80%的比例。

四是主体结构不平衡,突出表现是更多的资金以绝对的声音流向供应链,在大企业和企业的核心优势以及有政府信用担保的项目中,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仍然十分突出。

第五,阶段结构失衡,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资源大部分投资于成长型和成熟型企业,但不足以支持处于种子阶段和初级阶段的制造企业。2018年,企业累计融资金额分别达到3852亿元和4393亿元,分别高达37.2%和42.4%,而企业在种子阶段和初始阶段的融资比例仅为6.8%和13.7%。

辛国斌认为,金融供给的结构性失衡,不仅是由于制造业大而弱、企业利润率低、融资成本难以承担等原因,也是造成制造企业资产质量不高、管理不规范、融资能力薄弱的原因,但深层次的根本原因仍然是金融供给方发展不平衡和不足,造成传导渠道差。

第一,以银行贷款及其他短期融资为主要基础的金融供应,与制造业本身的长期投资回报周期不符,限制了制造业中长期贷款规模的改善。二是金融产品创新不足,尽职豁免和容错机制不完善,风险控制工具不足,落后于制造业发展步伐,特别是新技术、新业务类型的变化节奏、风险偏好低,不能及时准确地提供资金。三是产业、金融、财税政策不协调,数据信息孤岛,数据信用体系建设滞后等,加剧了资本供求的信息不对称,增加了融资成本,降低了融资效率。

辛国斌说,下一步,工信部将主动适应建设新的发展模式的要求,以建设现代经济体系和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为重点,以制造业和网络强国建设为基础,协调防控疫情和工业经济发展,扎实抓好六项稳定工作,全面落实六项保障任务,努力确保产业链的稳定,加快制造业基本能力的提升和产业链的现代化。在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和提高有效金融需求的基础上,深入推进产金融合作的发展。

温/我们的记者程洁

上一篇:假期的平衡快用完了!读这八句话,扫掉你的假期综合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