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好人丨*院内突遇急症患者!青大附院实习护士挺身抢救

2021-12-30 18:44:45 文章来源:网络

半岛全媒体记者 齐娟

12月29日中午,青大附院实习护士吕佳桦在市南院区门诊二楼交费时,被突然的一声“快来人,有人晕倒”吸引,出于职业的敏感,吕佳桦寻声奔去。

一位50多岁的**倒地不起,面色乌青,呼吸阻塞,心脏骤停。吕佳桦急忙上前查看,立即俯身将患者衣扣解开,将已口吐秽物的患者头部偏向一旁,开始实施心肺复苏。此时,正在二楼做志愿者的青大附院胃肠外科研究生刘淦也迅速冲到患者面前,顾不得患者口吐秽物,立即为其实施人工呼吸。接到电话的急诊门诊护士潘娜和祁兆娜等**时间迅速拿上急救箱,从楼梯奔向二楼。

到达现场后,迅速为患者开通静脉通路、呼吸囊**呼吸。随后众人齐力将患者抬至担架车,共同护送着患者飞奔向急诊抢救室。因患者心跳呼吸一直未完全**,情况十分危急,转运过程中,急诊护士一直跪在急速移动的抢救车上,为患者进行着胸外按压。因抢救车较窄,她几次险些摔下。到达抢救室后,**护人员迅速为患者进行了气管插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患者逐渐**了自主心跳。

面对突然倒地、口吐秽物的患者,青大附院的实习护士、研究生没有过多的思考,**的言传身教已化为职业的素**。“我们每天都在经历这样的生**时速,急诊工作的苦和累,都比不上患者抢救成功后的那种满足感。”急诊**护人员说。

实习护士吕佳桦今年只有20岁,在泰山护理职业学院学习,目前正在青大附院实习,据**院实习带教**介绍,吕佳桦是个心地善良、学习认真、动手能力强的孩子,这次她的表现非常棒。

1995年出生的刘淦,是胃肠外科主任周岩冰的研究生,抢救患者的现场,刘淦娴熟、专业、过**的急救技术和敬畏生命的职业素**得到了现场参加抢救**护人员的高度称赞。

来源:半岛都市报

寻亲成功!

12月28日晚10时许,

此前凭记忆手绘家乡地图寻亲的

河南兰考**李景伟告诉极目**记者,

他和亲人的DNA比对成功,

已找到失联30多年的家人,

近日将认亲。

据悉,现年37岁的李景伟家住河南兰考,目前一个人在广东佛山做销售工作。

受孙海洋寻亲成功影响,37岁的李景伟凭记忆手绘地图在网上寻亲。

手绘家乡(图源:视频截图)

在他的记忆里,他是4岁时被邻居哄**的,之后几经转手,**终被拐卖到了河南兰考。

28日晚10时许,极目**记者获悉,在警方和当地政府以及广大网友的帮助下,李景伟已找到自己的家人,老家在云南昭通,目前其父亲已去世。“近日将认亲,会给父亲上坟磕头。”李景伟说。

极目**此前报道

4岁被拐,几经转手卖到河南

“我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年龄到底是36岁还是37岁,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是哪年出生的。”李景伟告诉极目**记者,大概在1988年,他4岁的时候,一个光头邻居把他从家中哄**到了后山的公路,交给了几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几个年轻人把他带到镇上住了两天之后,又把他交给了四十来岁的一**一**。

据李景伟介绍,当时从家里出来没多**,他就意识到自己**了,但是他并没有哭闹。后来中年****在商场里给他买了新衣服,带着他坐了一天一**的火车,来到了河南兰考的一户李姓人家。

李景伟告诉极目**记者,当时**父母家里并不富裕,而且家里已经有3个**儿,“他们就是一直想要个儿子。”孙景伟说,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被拐,他坚信有一天终会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他害怕忘记父母和家乡的模样,就每天一遍一遍地回忆并在地上画出来。

时隔30余年,李景伟已经记不清家里到底有什么人。“以前我觉得我有一个****和一个弟弟,但是后来我仔细想了想,我们只是白天在一起玩,**他们并没有在家里过**,我推测他们只是邻居家的小孩。”李景伟说,因为当时太小,关于自己的名字、父母的名字以及村庄的名字,他都想不起来了。

“在我的记忆中,我的脸型、眼睛和额头像爸爸,嘴唇像妈妈。”李景伟说,他还记得有一次爸爸和人打架,爸爸的一只眼睛被打出了血。

受孙海洋影响,手绘家乡寻亲

李景伟告诉极目**记者,他在兰考已经成了家,也有了孩子。

看到郭刚堂找到了失去多年的儿子,孙卓一家人团聚,他也希望有一天能与亲生父母重逢,回到自己的家。“现在****们和**父母都不知道我寻亲的事,只有我老**知道,她很支持我。”李景伟说,他曾经也试图从**父母口中了解一些家乡的情况,但每一次都是一无所获,在邻居口中也没有得到更多消息。**终他选择亲手绘出自己的家乡,通过网络寻亲。

据李景伟介绍,当年家里房子是土墙草顶的构造,房子周边有条排水沟,房子的一侧有灶台。走进房门,左手边立着一把木梯子,有一次他还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至今左下巴还留有明显的月牙状疤痕。孙景伟回忆,正堂屋里有一个木柄的石磨,而堂屋的左边则是卧室和仓库。

“院子很大,因为院外有水塘,家人担心有人掉进水里,所以在水塘边修了一段护栏。”李景伟说,院子是水泥**化的地面,院子里有一个用来磨豆子的小石磨,院外隐约有间木头做的大房子,里面住着一位老爷爷。“我家在山谷里,后山高处有公路,村庄往下一公里左右有一条宽约七十米的大河。山后公路上经常有大货车翻下来,我爸都会帮别人捡掉落的香蕉和油桶。”李景伟努力搜寻着记忆中家的样子。

亲生父母年纪越来越大

担心来不及相认

“我很清楚地记得,天冷的时候,妈妈会在炉子上给我烤橘子吃。”李景伟说,从小到大他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亲生父母,但效果甚微。

近年,**推出DNA比对寻亲,李景伟还专门去做了DNA采集。“目前一直在等待进展,无论成功与否,我至少努力过。”李景伟说,亲生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他担心等不到相认的那天。

上一篇:战疫风景线 | 东莞战“疫” 更*在人心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旬邑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