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最开放的王朝

2020-09-04 17:05:15 来源:网络

说中国是历史上最开放的国家,它仍然是唐朝最开放的国家。

长安是唐朝的都城,是当时最繁荣、最开放的都城,是世界各国文化交流的中心。纵观历史,很难将一座城市与其前后进行比较。如果国家出现混乱,统治秩序在一个时代被动摇,国内就会有很大的恐惧。在这个时候,外国文化肯定会被拒绝和拒绝。唐朝强大时,政治上有健全的首相制度,敢于听尖锐的异见,在文化上张开双臂,接受东、西、北、南四面八方的文化使节和经济实业家。王国维的读史诗南海商船进餐、西京琐罗亚士德建的波斯,远近的人仿佛要回归音乐,这是唐氏家族的鼎盛时期,可以描绘。

当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纷纷涌向长安观光旅游。在唐太宗,有一些人来自古代中亚的锡尔河和阿穆河之间,他们把金桃和银桃种在皇家花园里;唐朝,宣宗把核桃舞,甚至是胡桃舞蹈家送到唐朝。中亚其他国家,甚至是粮食大国(阿拉伯帝国),也曾送过马之类的礼物。这些使者,按照他们的风俗,不敬拜也不跪下,唐朝皇帝仍然很高兴。与清朝不同的是,英国马卡尼使团于1793年来到中国,为了跪而不跪而争论了一个月。

当时长安仍有许多外国贵族,他们因种种原因而来,受到唐朝的礼遇。他们仍然是长安的官员。许多人融入中国文化,并被派往唐朝著名诗人成为朋友。一些长期居住在长安的外国贵族,以唐朝妇女为妻,扎根于大地,以华夏为故乡。西部安国国有两个兄弟,李宝玉和李宝珍,他们都是唐代著名的将领。还有一个叫朴秋的新罗(古朝鲜)人,他是唐朝的棋手。他回来时,一位唐朝的官员给他写了一首诗,说:海东的敌人是谁,他回到道时应该独自一人。说你回来的时候应该失控。

朝衡,日本人,到唐朝使节学习,学习后在长安待了五十年。他与唐朝的许多高层关系密切。在天宝时代,他回到了祖国,王炜给他写了一首诗:在村树扶桑外,主人是与世隔绝的。如果信息是联系在一起的,不要绕道走。赵衡的船遇到了危险,民间说他可能已经死了。李白写了一首诗,悲叹道:日本籍赵青从帝都辞职,在水壶上驾着一张帆。明亮的月亮不会回到蔚蓝的大海里,白云也将是厚重的。可以看出,双方的友谊是深厚的。

文化是相互影响的。唐代文化远传海外,也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直到现在,我们的很多乐器,生活用具,食品等,都带了‘胡’字,就是证明。在《野史》的笔记中,有一种叫‘东城老父传说’。据说,当时的长安,唐朝与胡人混居之地,娶妻生子,导致长安中年,有胡心,唐朝人佩戴的首饰,靴衣也与往昔不同。唐宪宗元及其年间,长安流行胡服,故白居易《石氏妆》说,当时女子斜红不晕赭,把脸涂成红褐色,像歌舞伎。白石还说:元和妆梳君记得,发髻堆脸赭石不华凤。

唐朝的开放是全方位的开放,是人民心灵的丰富,是社会的欢乐,但兴衰总是被取代,当党的斗争加剧,宫廷斗争到战斗的时候,唐朝的气氛就黯淡了。然而,即使在晚唐衰落的时候,文化也还出现了一些轻微的问题,诗人李商隐、杜牧、文廷云也出现在了恰当的时间。我只是不知道李白和杜甫会怎么看待这些后来者的文学斗争。

上一篇:e车|更锐2021奥迪Q2官方地图发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