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日元不断贬值!部分华人苦不堪言啊亿,资源开采接近极限,中外专家指出无论如

2021-11-21 00:04:24 文章来源:网络

日元这两天又狂贬了。今天最低跌至1美元兑换114.968日元。也就是114万9680日元,才能跟10000美元等值。而在去年12月中下旬,只需要102万日元,就能兑换10000美元。相对于美元,日本近1年,贬值了约12%。

日元贬值,波及了在日中国人的生活。单从汇率方面来说,日元贬值,意味着收入就下降。比如同样50万日元的工资,日元/人民币的汇率在6.5的时候,50万日元相当于3.25万元人民币。而如今100日元只能兑换5.5元人民币左右。50万日元的工资,换算成人民币,就只有2.75万元了。相当于每个月工资少收入5000元人民币,一年则是60000元人民币,就被日元贬值吃掉了。这让不少用日元兑换人民币的在日中国人,苦不堪言。

苦不堪言的还有技能实习生,特别是今年工作期限满回国的实习生。辛辛苦苦在日本工作几年,最后被日元贬值,带回去的日元,换成人民币的话,直接亏了不少。

正是因为上述因素,让部分在日中国人不得不说:“日元贬值,伤不起。”

让人伤不起的还有因为日元贬值,导致日本物价上涨。日本资源欠缺,大部分都是依靠进口。比如汽油和食品价格上涨,增加了在日华人的家庭生活负担。现在日本的汽油价格大致是165日元/升,一年来上涨了50日元左右。如果去超市看从海外进口的食品,价格甚至比半年前高了不少。

不过日元贬值,也有它好的一面。很多人也期盼日元贬值。为啥?

比如留学生的父母,就很期待日元贬值吧。读日本私立大学,加上房租生活费,一年300万日元左右是需要的。汇率为6.5时,父母亲需要支付19.5万元人民币;而现在只需要16.5万元人民币,就可以兑换300万日元。一下子节省了3万元人民币,开心吧。

再比如把日本商品,出口到中国的贸易商,也是欢迎日元贬值的。日元贬值,意味着同样商品,可以赚取更多的日元。贸易商如果一年赚65万人民币的话,一年之前换成日元是1000万日元。而现在可以拿到1180万日元,多了180万日元呢。

为什么日元最近一直贬值呢。据称主要原因是外汇市场对美联储提前上调美元利息的期待越来越强烈;另外就是美元和日元的利息差,让越来越多的人抛售日元,买入美元了。有分析家称,至少在今年年底,是看不到日元会大幅度升值的迹象。(本文仅供参考)

来源:搜狐

预测显示,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达到90亿。当全球人口不断增长,全球资源的开采消耗接近极限。应对气候变化、保护自然环境,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气候议程、双碳政策,带来了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这一趋势,将对全球产业发展、规则标准制定、国际治理合作产生怎样的影响?今天,在第四届虹桥国际经济论坛“气候变化背景下的绿色发展和全球经贸新格局”分论坛上,与会人员就此展开了探讨与展望。

环保有经济依据

一种观点认为,贸易与可持续性不能兼容。比如,与购买海外进口产品相比,购买国内产品更有利于地球气候和环境。

“这类想法并非总是正确的。”国际贸易中心执行主任帕梅拉·科克-汉密尔顿认为,走环保道路有经济层面的依据,在提高竞争力的同时,也能增强应对气候变化和经济冲击的抵御能力。

从实际生产角度来看,绿色科技和气候环境友好型的商业模式相结合,有助于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通过接受环保法规,增加进入可持续市场的机会,此类市场的规模日渐扩大,企业还能获得绿色融资的资格。同时,也为新的出口机会打开大门。

与会专家认为,政府和可持续价值链的消费群体可以帮助供应商实现这一转变。从全球角度看,对于可持续产品的需求正不断增长。这已经不再是大环境中的一个缝隙市场,由于消费者对环保可持续的化妆品、视频、服装与纺织品的需求不断增加,中小型企业供应商不可避免地会参与到气候转型的过程中。

“除了市场驱动机制外,还需要有强烈的政治意愿。”所有的全球贸易参与国应积极主动倡导,将可持续发展纳入对贸易、生产和消费真正有影响的贸易协定中。各国政府必须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齐心协力,从机制、法规和提供支持帮助等方面,帮助小企业更好地向绿色商业模式转变。

国际发展法律组织总干事简·比格强调了对弱势群体和边缘化人群的重视。“法律赋权应该以人为本,鼓励群众和社区参与我们的气候行动,因为他们就是最先受到冲击的那部分人。”

合作是关键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让全世界意识到,全球性的问题显然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生产价值链的所有参与者都涉及其中。

“尽管国家间情况各有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必须要合作。”米其林集团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伟书杰指出,所有企业都要更加创新,改变商业模式,同时做重要的整合,比如产品周期管理,从第一环到最后一环,每一环都要变得更加绿色。“关于碳中和,不是有一个行动计划就够了,一定要有科学的方法。”

跨国矿业公司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韩慕睿介绍了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比如,支持钢铁行业开发先进技术和路径,以削减传统炼钢工艺的碳排放强度;与中国宝武及河钢集团分别签署合作备忘录,总计承诺投资5000万美元,用于共同探索低碳减排技术。

“各国和各产业中依赖碳基资源和碳排放量较高的经济活动,能够通过国际合作摆脱困难,实现向碳中和的转变。通过国际合作,这些国家和产业能够接触到新的低碳材料和技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余淼杰强调,符合碳中和理念的21世纪产业政策不能孤立存在,行之有效的一揽子产业政策必须考虑投资、贸易、税收、知识产权、竞争和劳动力市场政策,以及整体环境、社会和宏观经济政策框架等因素。

寻找最大公约数

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双循环互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与会专家认为,从经贸的角度,有几点需要注意。

比如,不要把出口目的地一股脑瞄准到欧美市场,要更多地看到一些发展中国家新兴工业国家的市场。又如,注重进口规模的多样化,不只是进口高规格、高质量的最终品,同时也要进口高质量的中间品。还有,对外投资不只走出去,还要走进去。对不同目的国进行不同的考虑,从出口、进口、服务贸易再到投资,到“一带一路”建设,再到区域经贸合作,把绿色的理念都包含进去。

当前,全球化出现了一些回头浪,全球贸易新的表现形式,便是全球经贸格局三足鼎立。以中国为中心节点的亚太经贸圈,以美国为中心节点的北美经贸圈,以德国为中心节点的欧盟经贸圈。它们三足鼎立,逐步形成自己内部的价值链。当然,三足鼎立不等于三者孤立,三者之间也是彼此相连的。

“如果全球贸易格局分为三大圈,从绿色保护发展来讲,也有三个不同的方案。”余淼杰说,各国应该在三个不同的理念中,寻找一个最大公约数,寻找一个“和解”,来推进地区的碳排放和环境保护。

来源:上观

上一篇:法国迪奥疑歧视亚裔引关注,拍清朝“眯眯眼德里被雾霾笼罩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旬邑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