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衣服要留意了,继“南极人”之后,又有4摩纳哥王妃夏琳,终于从南非“逃回”了家

2021-11-25 15:00:32 文章来源:网络

声明:原创不易,禁止搬运,违者必究!

“吊牌之王”诞生了

对于经常在网上购物的人来说,经常会看到南极人这牌子,有人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南极人,不难发现,有多个商品种类,都是南极人的品牌,不管是家纺产品、衣服、还是食品。这也让不少人困惑了, 一直以为南极人是卖保暖内衣的,现在的南极人产品这么广泛的吗?

对于不知情的消费者还以为南极人是一个品牌,而实际上我们现在购买到的南极人根本就不是南极人,早在2008年的时候,南极人就已经调整了经营方向。关闭了自营工厂生产线,开始卖商标赚钱。

曾经的南极人确实红过一阵,其代表产品就是保暖内衣市场,还聘请了不少的明星,刘德华、葛优、海清这样的著名明星,也很快就打开了市场。在2008年的时候,市场的竞争力,加上那一年也是金融风暴,因此南极人开始转型。

没想到的是,靠着“卖吊牌”让南极人开始火了,据悉南极人合作供应商总数已经达到1113家,授权也达到了5800家。关闭自家生产线的南极人,也成功向电商企业的转型,在2015年成功上市。

靠着“卖吊牌”,营收就非常可观,可以说南极人开启了躺赢的模式,很多网友也表示,南极人成为了吊牌的搬运工。说到南极人,不得不说卖吊牌已经火出圈了。根据数据显示,在2020年南极人实现营收41.72亿元。

又有4家品牌加入卖吊牌阵营

继“南极人”之后,又有4家品牌加入卖吊牌阵营,那就是恒源祥、俞兆林、北极绒还有拉夏贝尔。不难发现,这几个品牌都是我们所熟知的,也经常在电商平台上看到,但是没想到如今都已经“卖吊牌”。

这或许是看到南极人高额的营收,而对于拉夏贝尔,不得不说也令人挺意外的。毕竟拉夏贝尔曾经也是极度的火热,对于不少的消费者来说,对于这家衣服品牌还有着情怀,特别是女性的消费者。

不过拉夏贝尔沦落到“卖吊牌”也是一种无奈之举,曾经拉夏贝尔在国内的门店一度达到9448家,被称为是中国ZARA,而在2018年,拉夏贝尔也开始经历寒冬,关闭千家门店,销售额下降,甚至面临亏损。

在今年11月份,拉夏贝尔被多位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因此说,拉夏贝尔的“卖吊牌”也是无奈之举,想要通过这种途径来改变目前的困境。

写在最后

随着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卖吊牌”,对于消费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当我们在购买商品的时候,会注重品牌,那是因为该品牌长期积累下来的口碑,获得了消费者的信任。而如果说品牌商“卖吊牌”,相当于是在利用市场的热度,再赚一笔。

对于消费者来说,商品的质量就没法保障了,因此说买衣服要留意了,或许你购买的品牌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品质。

来源:笨鸟科技

摩纳哥的夏琳公主,在远离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和两个孩子,6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独自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终于回到了摩纳哥公国。

团圆的喜悦

43岁的夏琳在乘坐私人飞机、从南非城市德班飞往法国尼斯后,终于在11月8日上午回到摩纳哥。

准确地说,夏琳王妃8号上午8:45左右降落在尼斯机场,大半年了,她终于回到了欧洲的土地上。

她下飞机后,走到尼斯机场的停机坪上,受到皇家工作人员和一只狗的欢迎。

她牵着狗走了一会儿,然后转乘皇家直升机迅速飞往摩纳哥。

在Instagram分享的一系列照片中,一家人终于团圆,夏琳把右手放在丈夫阿尔伯特王子的脖子上,用胳膊搂住他们六岁的双胞胎雅克和加布里埃拉。

在第二张照片中,当阿尔伯特王子抓住两个孩子的手时,夏琳向镜头挥手,一只浅棕色的维兹拉犬成了新宠。

第三张照片中,母亲保护性地将手放在儿子雅克身上。

夏琳裹着一件长长的米色条线裙和短袖黑色外套,一双高脚靴,一个斜挎包。

在南非生活了10个月后,夏琳与儿子雅克和女儿加布里埃拉重聚了,妈妈回到了孩子的身边。

一位王室发言人说:“王妃的心情很好,期待着回家,而夏琳的父亲迈克·维特斯托克,对女儿即将返回摩纳哥也感到欣慰。”

“谢天谢地,女儿回来了,”他说。

被困南非的王妃

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自己的祖国南非。此前,她患上了“严重的鼻窦感染”,这让她无法长途旅行,无法返回摩纳哥,被迫错过了重要活动,包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和孩子上学的第一天。

夏琳王妃早在今年1月份就去了南非,因为逗留在南非过久,加上她与阿尔伯特亲王的是是非非,引发了关于这对王室夫妇不和的谣言,但两人都强烈否认了这一谣言。

63岁的阿尔伯特在10月份一直在说,他的妻子将在11月19日(摩纳哥国庆节)之前回家,还说“她的状态很好,精神也好多了”。

阿尔伯特王子还说,妻子之所以一直逗留在德班,是在等待医疗团队的最后签字,然后才能飞回摩纳哥。

10月8日,出生于津巴布韦的夏琳接受了最后一次手术,她在5月份耳鼻喉严重感染,先后进行了多次手术,最后一次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

妻子远在南非,此前阿尔伯特亲王曾带着两个孩子探望夏琳王妃,全家人都想念她,她更想念孩子们。

上周一,夏琳完成了最后一次体检,医生为她期待已久的回家之旅,开了绿灯。

上周二,夏琳分享了自己的最新消息,在她的社交媒体账号上,透露了她心爱的宠物狗被撞死后的心碎。

“我的小天使昨晚死了,她被撞死了。我会非常想念你的,安息吧。” 她在Instagram分享了一张,之前她与小狗依偎在一起的照片。

目前还不清楚夏琳公主的小狗,是一直和她在南非,还是一直和阿尔伯特亲王在摩纳哥。

就在夏琳返回公国的几周前,发布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看起来特别虚弱。

这篇帖子吸引了社交媒体用户的大量祝福,有人写道:“快点好起来,你看起来很虚弱,保重,希望你能回到摩纳哥,回到你可爱的家人身边。”

但在最近一次接受南非媒体采访时,王妃没有提及自己的健康状况,只是简单地说她“迫不及待地想回家看孩子”。

花心的王子

夏琳于2011年与摩纳哥王子阿尔伯特二世结婚,今年大部分时间她都住在自己的祖国南非,而这一长期留居,引发了人们对这对王室夫妇可能要离婚的猜测。

在10月初的一次采访中,她说:“我来南非是为了监督一些基金项目。我当时身体不适,不知不觉地被感染了,这让我在南非滞留了好几个月。”

谈到她今年在南非开展的反偷猎工作时,她说:“我决心回来继续我在非洲,和南非许多国家所做的工作。”

“保护、保存、恢复和教育。这就是我的想法。”

阿尔伯特亲王是著名的花心大萝卜,在与夏琳结婚前,曾极度否认自己有第三个私生子的说法。

婚前的阿尔伯特,已经抚养了两个私生子,据说他与一名巴西妇女有关系,并于2005年生下一个女儿。

而这一说法尤其令人不能接受,因为阿尔伯特当时正在与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夏琳约会。

而与摩纳哥亲王传出绯闻,并声称生下了女儿的34岁巴西女子,说她当时与阿尔伯特热恋,两人的女儿于2005年7月4日出生,孩子的名字一直被保密。

去年9月,阿尔伯特亲王收到了已经16岁的孩子的一封手写信,信中写道:“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长大,现在我找到了你,而你不想见我。”

去年12月,女方要求阿尔伯特接受DNA测试,就像当年,他最终被确认为两个私生子的父亲一样。

对于嫁入摩纳哥王室的夏琳而言,这真是糟糕的一年,一个接一个的家庭危机,包括阿尔伯特感染了病毒,现在她历尽艰难,回到了家,又不得不为丈夫的第三个私生子做好心理准备。

2000年,在摩纳哥的一次流浪比赛中第一次见到阿尔伯特时,她是南非奥运会游泳运动员,婚前的名字叫夏琳·维特斯托克。

夏琳被阿尔伯特疯狂的追求,两人很快就开始约会,然后在2011年7月的一场明星云集的婚礼上,成为王的女人。

两人的爱情结晶,一对双胞胎——女儿加布里埃拉和儿子雅克,在婚后三年出生,成为摩纳哥王室的正式继承人。

摩纳哥王妃的命运

早在2005年5月,登上摩纳哥亲王宝座之前,阿尔伯特证实是亚历山大的亲生父亲,亚历山大的母亲是来自多哥的前法航空姐,妮可·科斯特。

2006年5月的一次DNA测试,也证实阿尔伯特是贾兹明·格雷斯的父亲,这是他在法国南部度假时,与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塔玛拉·罗托洛爱情的结果。

阿尔伯特的长女贾兹明出生于1990年代,儿子亚历山大出生于2003年。而他与巴西女子的女儿,生于2005年。

为了证实自己与阿尔伯特的恋情,她提供了在2000年年代初,与王子周游世界的证据,包括两人在巴西、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的旅行。

在莫斯科期间,阿尔伯特甚至带着自己的女人,与普京会面,普京给了巴西女子一个“温暖的拥抱”。

当然,根据协议,阿尔伯特28岁的女儿贾兹明·格雷斯,和17岁的儿子亚历山大·科斯特,只是被承认了亲子的身份,享受作为子女的照顾,但不能继承摩纳哥王位。

这应该是让夏琳唯一舒心的地方,曾经的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她的光芒甚至可以与后来的戴安娜王妃并肩,而格蕾丝·凯莉的儿子阿尔伯特亲王,却让自己的摩纳哥王妃,总是生活在一种显得不是那么幸福的状态中。

也许是母亲太优秀了,让阿尔伯特始终笼罩在她的光辉之下,也许是母亲走得太早了,1982年时因车祸去世,那时的阿尔伯特年仅24岁。

只不过,摩纳哥王室的影响力与知名度,远远不及英国王室,格蕾丝·凯莉的全球影响力,也逊于戴安娜王妃。

而且,虽然哈里王子娶了个让英国人头疼的梅根,但人家毕竟是忠贞的爱,不像摩纳哥的阿尔伯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现在,夏琳王妃已经与家人团聚了,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家庭始终是最重要的,祝愿富得流油的王室一家人,幸福吧。

来源:推她

上一篇:日本11月22日新增确诊病例50例 单日莱昂纳多参加COP26气候峰会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旬邑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