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执政党能否开启执政新周期”超过六成台湾民众不认同“美式民主”

2021-11-26 09:00:15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管窥天下】

原标题:玻利维亚执政党能否开启执政新周期

金晓文

阅读提示

玻利维亚总统阿尔塞上任满一年,国内政治渐趋稳定,经济恢复较快增长。但该国执政党要想长期执政还需克服诸多挑战,包括反对派力量增强、执政党内部分裂、军队的稳定性等。

到今年11月8日,玻利维亚总统阿尔塞上任已满一年。在过去一年中,玻利维亚的经济恢复了较快增长,第一季度增长率达到9.4%,2021年全年的经济增长有望达到5%以上。

同时,玻利维亚的疫苗接种率也在不断提升,接种一剂疫苗的人口比例已经超过64%,政府还宣布将开启第三针加强针接种。

与右翼临时政府执政时期相比,玻利维亚的政治环境渐趋稳定,经济发展也重回正轨,有超过半数的民众在民调中对阿尔塞政府的表现感到满意。一个新的属于“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执政周期似乎又将开启。

然而,从两年前玻利维亚前总统莫拉莱斯被推翻的情形来看,经济社会领域的执政绩效已不再是决定该国政府长期执政的唯一要素,政治力量间的角力与重组正在深刻影响着该国的政局走向。

就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玻利维亚地方选举中,执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在9个省省长选举中仅赢下3个,失去了原先执政的潘多省、贝尼省和丘基萨卡省;在省会城市及首都市长的选举中,执政党仅赢得了苏克雷市和奥鲁罗市两个市长职位。为此,作为执政党党主席的莫拉莱斯表示要召开紧急会议分析败选原因。

对于“争取社会主义运动”而言,目前主要面临着三大挑战,而这三大挑战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执政党的执政前景。

第一,反对派力量的增强。

在2019年莫拉莱斯政权被推翻,右翼领导人阿涅斯出任临时政府总统后,反对派的力量开始增强,并一直延续至今。这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获得了更多关键性地方职位。在今年4月结束的地方选举中,反对派力量赢得的省份比上次选举增加了3个,特别是2019年政变后迅速崛起的极右翼领袖路易斯·卡马乔当选该国最富有省份圣克鲁斯省省长,成为现政府的主要反对力量。

二是反对派力量出现了集体行动与整合的可能。例如,在现政府逮捕前临时总统阿涅斯后,无论是前总统梅萨还是基罗加,均呼吁反对派内部的团结。在拉巴斯、苏克雷、科恰潘帕等大城市,还出现了针对此次事件的大规模游行。

原先外界认为反对派缺乏组织大规模街头抗议的能力,但在2019年后,有越来越多的反对派力量出现在街头抗议中,甚至出现了激进势力,这也引起政府的担忧。

不仅如此,反对派也获得了美国的大力支持。在卡马乔就任圣克鲁斯省省长后不久,美国驻玻利维亚的商务参赞就访问该省,并同卡马乔商议包括建立新的领事馆在内的事宜,而该事务本属于外交部的职权范畴,从中也可窥见美国对反对派的支持。

第二,执政党内部的团结问题。

对于反对派力量的扩大,“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内部的分裂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今年上半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该国第二大城市埃尔·阿尔托市新当选市长埃娃·科帕在选前曾是执政党党员,并担任参议院主席。由于不满莫拉莱斯在选前撤换其作为市长候选人的安排,埃娃·科帕代表其他政党参选并高票当选,引发社会的高度关注。

埃尔·阿尔托市曾被认为是莫拉莱斯的主要票仓,但凡有需要支持政府的大游行,当地艾玛拉人就会向拉巴斯进发,执政党在当地的选举失利意味着其基本盘出现了动摇。

在潘多省选举中,新当选的省长瑞吉斯·莱切特也曾经是“争取社会主义运动”的党员,同样是不满执政党在选前的安排而作为其他政党候选人参选。上述二人的出走使执政党内部形成裂痕,并出现部分对莫拉莱斯不满的声音。

不单单是地方选举,执政党内还存在着阿尔塞与莫拉莱斯的关系问题。外界普遍认为阿尔塞执政的一年缺乏个人领导风格,有报道甚至认为阿尔塞只是起过渡作用的角色。如何解决好同莫拉莱斯的关系,稳定执政党内部的团结,在一年后依然是阿尔塞面临的一大难题。

第三,军队的稳定性。

在2019年的政局变动中,军方和警察扮演了关键角色。在阿尔塞上台执政后,他打破了通常在12月或1月更换军队将领的传统,在就职一周后就撤换了前政府任命的军队领导人,并要求他们遵守宪法赋予的职责。

然而,这次换人并未打消执政党内部对于军队稳定性的顾虑。去年12月,阿尔塞在新任命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更换了军队最高将领;今年8月,阿尔塞又出乎意料地对这一职位进行了人员更替,频繁更换军队领导人不免让外界担忧军队的稳定性。

今年3月,阿尔塞政府还以参与政变为由逮捕了前警察总长尤里·卡尔德隆和前武装部队司令威廉姆斯·卡里曼,引起军队骚动。为此,无论是阿尔塞还是莫拉莱斯,都屡屡向军队提及要避免再次发生2019年的政变事件。种种迹象显示,对阿尔塞政府和执政党而言,军队的稳定性问题已经成为其关注的一大焦点。

面对这一系列政治难题,经济发展或许是作为经济学家的阿尔塞缓解当前困境、寻求未来出路的唯一途径。不过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继续推动经济快速增长,实现民众就业率攀升,也并非是一件易事。

作为锂矿资源大国,有越来越多的域外大国开始关注玻利维亚的锂矿开发,这给玻利维亚政府带来了新的经济增长点。但如何处理好原住民、生态环境和资源开发的问题,甚至是大国之间的博弈与平衡,也是开发过程中不容忽视的要素。要想开启新的执政周期,“争取社会主义运动”与阿尔塞政府需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秘书长)

责任编辑:朱晶晶

来源:中工网

调查显示,超过六成台湾民众不认同“美式民主”。

中国台湾网11月3日讯 美国一向自诩为所谓“民主的典范”,民进党当局上台后唯美国马首是瞻,打着所谓“民主自由”、价值观同盟的幌子向其贴靠。不过,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近期公布的民调显示,约57%的全球多地民众认为美式民主已经不再是其他地区的典范,其中超过63%的台湾民众不认同美式民主。

全球17个经济体、近2万名成人受访

据台湾“中时新闻网”引述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皮尤研究中心1日公布针对全球17个主要经济体进行的民调结果,民调于今年3月至5月进行,受访经济体包括中国台湾、加拿大、英国、法国、韩国、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受访者超过1.85万名成人,主要询问他们对美国社会的印象,评分领域包括美国的科技、军事能力、娱乐、高等教育、生活水平、健康照护体系等。

调查:高达80%全球民众认为美式民主非“榜样”

调查发现,过去备受推崇的美国民主价值已经愈来愈不受到吹捧。民调一共列出3个选项让受访者勾选,分别是美式民主是其他地区能够遵从的好榜样;美式民主过去是好榜样,但近几年已不是;美式民主从来就不是好榜样。

民调显示,在美国以外的16个经济体中,认为美式民主是其他地区典范的中位数只有17%,认为近几年来已不再是榜样的中位数达57%,认为从来就不是好榜样的中位数为23%。

63%台湾民众认为美式民主已不是“好榜样”

若单看台湾地区方面的调查,只有22%受访者认为美式民主是好榜样,63%认为已不是好榜样,10%认为从来就不是好典范。

被调查经济体均与美国保持“友好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接受调查的经济体清一色都和美国保持友好关系。然而,多数受访民众认为近几年来,美式民主已不再是典范,比例介于45%至73%。就连美国人自己也不认同,只有19%认定美式民主仍是好榜样,72%认为“已不再是”,8%认为“从来不是”。

外交部:伪民主、假民主行径必将受到国际社会抵制

另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近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81%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民主面临严重威胁,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相关提问时指出,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不可能千篇一律。美国民主有美国民主的问题。美国民主的问题要靠美国人民自己去解决,其他国家解决不了美国民主的问题。

汪文斌表示,依靠武力、胁迫、施压等手段强行对外推销自身民主模式,更是彻底走向民主的反面,是披着民主外衣的霸权主义,只会加剧分裂和对抗,引发冲突和混乱。这些伪民主、假民主行径,必将受到国际社会的抵制和反对。(中国台湾网 李宁)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上一篇:一顿猛操作,马斯克少缴近4亿美元税款学生将能获得在俄整个学习期间的临时居留许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旬邑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